本次以文字受訪,最終出版時僅引用我如何用一句話形容譯者:

在文化之海的此岸和彼岸間擺渡,盡量保護船上的訊息不受損害,且為訊息梳妝,讓其在另一岸的港口,以當地人能接受的模樣安然上岸。

既然都寫了,不登可惜,在此跟大家分享全文

1. 曾經試過筆譯嗎?是什麼樣的經驗?

從大學在網路上接案打工筆譯到現在以專業價格處理客戶各類文字翻譯需求,轉眼第九年了。翻譯過展品簡介、書籍、影視字幕、劇本、遊戲文本及對話、簡報和新聞稿等各類文字。由於各類文字服務的目的和讀者都不同,除了格式差異最為明顯(字幕一行不能太長,簡報一頁的字數也不能過多),翻譯時也須採用不同的策略和風格以讓譯文以最適切的樣貌呈現在讀者(或編輯)面前。譯者也要不斷揣摩作者/角色的口氣,再透過筆鋒(鍵盤打字)表現出來。


舉例來說:簡報和新聞稿等內容翻譯時以精簡為主要目標。文學作品和電影的譯者則要融入角色,在該文字的語境中選擇適合的用詞,例如小朋友說話時就不會成語連篇,也不會使用太多冷僻專業詞彙。而正式場合也不會使用俚俗說法。

2. 口譯與筆譯最大的不同在哪裡?兩者最常遇到的難題分別是?

最大的差別在於口語和書面的傳遞速度。口譯者在翻譯的當下就立即和服務對象交流了,可立即協助原本聽不懂的聽眾聽懂,並協助不會講該語言的人和講者溝通,如此的服務和成就感非常迅速。相較之下,筆譯有時間研究考證,精雕細琢,最終淬煉後的文字交付編輯或讀者,比起口譯內容更有可能流傳千古。

口譯常見的難題是講者專業知識雄厚,口譯員可能在資料不足的狀況下難以預備好處理高密度專業訊息,而使跨語言溝通打折扣。也可能遇到口音重、咬字不清或說話組織較散漫的講者,讓譯者難聽懂。

筆譯的常見難題是不同領域/客戶對譯文的用詞和風格需求不同 ,筆譯者可能要像變色龍一樣,今天翻譯跑車雜誌,明天翻譯機上雜誌的香水簡介,都要讀起來流暢自然,符合業界行文習慣,讓客戶放心,讀者不起疑心。

3. 重大場合的口譯(如外交),有什麼特殊規則?

國際禮儀需謹慎,政治用詞也需仔細遵照國家立場。例如假設講者說日治時期,譯者就應譯為Japanese rule(日本治理)而非Japanese occupation(日本佔據)。若講者欲表達ROC(中華民國)而口誤為PRC(中華人民共和國)時,譯者應判斷是否先和講者確認,再行翻譯,避免造成外交誤會。

編輯提問:可否詳述「遵照國家立場」的意思,是否有國際共同規範?

遵照國家立場是指譯者所服務的母國,例如代表我國之譯者應該維護我國利益。
並無共用的國際規範,例如有些國家至今不承認是歷史屠殺事件肇事者,有些歷史資料指證歷歷,但也有反方學者提出反面觀點,眾說紛紜。譯者僅就語言指涉意義進行翻譯。

4. 做翻譯的人,有什麼共同的特質?

對於語言轉換和訊息傳遞充滿熱情,甚至可說是具備促進溝通的使命感。我覺得都是有服務精神的人,藉由翻譯服務,讓原本不懂或一知半解的讀者或聽者得以更充分理解資訊。

5. 請用一句話形容Translators(譯者)

在文化之海的此岸和彼岸間擺渡,盡量保護船上的訊息不受損害,且為訊息梳妝,讓其在另一岸的港口,以當地人能接受的模樣安然上岸。

發表迴響